第78章 第78章_魔尊怀了我的崽[穿书]
笔趣阁 > 魔尊怀了我的崽[穿书] > 第78章 第78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78章 第78章

  “都怪那只该死的狼妖,若非他突然挣脱锁链吓着您,您也不会突然昏厥,不过您放心,皇上已经决定今晚就将他斩杀,好好为您出一口气!”

  在听这位‘小樊子’叭叭了半天之后,萧夕禾总算弄清了目前的情况——

  她确实穿越了,还穿到一个跟自己同名的古代公主身上,现在刚从昏迷中苏醒。

  大背景听起来平平无奇,但……

  “狼妖是怎么回事?”她迟疑地问。这不是古代封建社会吗?为什么会出现‘妖’这个相当魔幻的字眼。

  小樊子被她问得一愣: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

  “你说怎么回事?”萧夕禾一脸茫然。

  两人对视许久,小樊子惊悚地睁圆了眼睛:“您不记得了?!”

  萧夕禾眨了眨眼,果断装失忆。

  小樊子倒抽一口冷气,正要说什么时,屋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等萧夕禾扭头往外看时,一个美丽华贵的妇人便快步走了进来,一看到萧夕禾顿时松一口气:“总算是醒了。”

  小樊子连忙行礼:“给皇后请安。”

  这就是皇后啊!上学时连小组长都没当过的萧夕禾瞬间坐直了,正犹豫要不要像小樊子一样下跪时,对方已经来到床边握住了她的手:“可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?”

  “没有……”萧夕禾紧张地打量她。

  妇人看到她眼底的陌生愣了一下:“夕禾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萧夕禾斟酌该怎么回答才合适,正想得认真时,旁边的小樊子突然悲愤:“回皇后娘娘,殿下失忆了!”

  萧夕禾:“……”行吧,也算干脆利落。

  妇人微微一怔:“那、那你还记得我是谁吗?”

  萧夕禾歉意一笑。

  妇人眉头蹙了起来:“快叫太医。”

  小樊子急忙跑出去了。

  等太医来的功夫,妇人又问了萧夕禾几个问题,萧夕禾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一脸懵懂地看着她。妇人连连叹气,眼圈不知不觉就红了,萧夕禾心里莫名难受,仿佛自己真的忘记了什么一样。

  两人正无言对视时,偌大的寝殿又来了一人。

  “皇上。”妇人起身相迎。

  萧夕禾抬头看去,便看到一张周正的脸。

  这人的长相虽然不算特别帅,但放小说里就是十足的男主脸。萧夕禾有一瞬失神,但还是乖乖打招呼:“父皇。”

  “你记得父皇?”妇人一脸惊喜。

  萧夕禾无辜脸:“不记得。”但她又不是傻子,看得出对方穿的是龙袍。

  妇人闻言顿时失望,皇帝闻言皱了皱眉: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  萧夕禾只能又解释一遍。

  皇帝越听脸色越冷,一双修长的手渐渐攥起了拳头,又倏然松开:“待太医来了瞧瞧吧。”

  萧夕禾被他的王八之气震到,默默点了点头。

  太医很快就来了,开始诊脉时,萧夕禾看着他隔着丝帕搭在自己手腕上的三根手指,莫名觉得自己也会医术。

  ……怎么可能,她就是个厨子而已。

  萧夕禾走神的功夫,太医已经诊治完了:“殿下没有大碍,只是受了惊吓导致记忆全失,调养几日就能养回来了。”

  一听没事,皇后顿时松了口气,皇帝虽然还是沉着脸,但明显也放松许多。萧夕禾则默默记住这个太医的长相,决定下次生病了一定不能找他。

  庸医。

  “待你恢复记忆,朕再跟你算账。”皇帝匆匆留下一句话,便板着脸走了。

  算什么账?萧夕禾惊慌地看向皇后:“我怎么得罪他了?”

  “你说你怎么得罪了?明知你父皇再三叮嘱,让你远离捕妖笼,你偏偏不听话,非要偷偷跑去看热闹,结果被吓成这样,”皇后提起这件事,也有些不高兴,“你呀,就是仗着我们宠你,才总是这般放肆。”

  又一次听到‘妖’这个字,萧夕禾好奇心更重了,但想了想还是没问出口,只是默默挨训。

  皇后见她可怜兮兮的,便不忍心教训了:“这次就算了,下不为例……”

  萧夕禾乖乖一笑。

  皇后看一眼四周,确定没人后温声道:“夕禾,闭上眼睛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萧夕禾一边问,一边听话地闭眼,很快便感觉到一股凉意涌入眉心。

  她怔愣地睁开眼睛,隐约看到皇后指尖一点流光闪过,再看过去便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“母后只是想摸摸你,这么紧张作甚?”皇后失笑。

  ……看错了吧。萧夕禾讪讪:“对不起,母后。”

  说罢,她便感觉自己似乎精神不少,手脚都有力气了。

  “你且休息吧,母后明日再来看你。”皇后摸摸她的脸。

  萧夕禾眨了眨眼:“母后再见。”

  目送皇后离开,萧夕禾轻呼一口气,飞快地跑到铜镜前……竟然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。不对,也有不像的地方,她手上可没有胎记。

  萧夕禾看着自己手上的红色印记,忍不住搓了一下,心里突然生出一点别样的感觉。没等她细想这感觉是什么,小樊子便跑进来了,一看到她赤脚站在地上不说话,赶紧问一句:“皇上斥责您了?”

  萧夕禾看向他:“嗯?”

  “您别太难过,皇上也是关心则乱,毕竟当年的太妃就是……”小樊子欲言又止。

  萧夕禾立刻听出他话里有话:“太妃怎么了?还有,真的有……妖吗?”

  “唉,您果然不记得了。”小樊子叹气,开始给她讲述皇家密辛。

  萧夕禾这才知道,她此刻所在的世界,不是历史课本上那种古代封建社会,而是古代封建……志异世界?

  简单来说,跟奇幻修仙小说差不多,妖魔鬼怪什么都有。

  而她在这个世界的父皇——晨帝,因为八岁时目睹母妃及外祖一家被妖族所害,加上有很长一段时间妖族肆虐残害百姓,登基之后便广招天下修士,开始在境内大肆捕杀妖族。

  如今十余年过去,大部分妖族都迁走了,只有小部分妖族还留在各大山林里,偶尔会闹出伤人的事,而每当有这种事出现,晨帝便会派修士去斩杀,但偶尔遇到极为凶残的妖兽,修士们杀不了,便会想法子带回皇宫。

  “皇上是真龙天子,皇宫有龙气庇护,再凶残的妖只要进了宫,便会被龙气一点点瓦解,待到彻底虚弱时便能被一举击杀,这次带回的狼妖实力便极为强劲,朝中所有修士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,这都好几日了还能挣扎,不过今晚应该也差不多了。”小樊子认真道。

  萧夕禾默默消化这些信息,半天憋出一句:“不对啊,如果没人是他的对手,那怎么抓回来的?”

  小樊子:“哦,他特别贪嘴。”

  萧夕禾:“?”

  “就是爱吃,”小樊子解释,“所以我们给美食下了毒,引他吃下后才抓捕。”

  萧夕禾:“……”听起来不太聪明。

  跟小樊子聊了半天,萧夕禾渐渐接受了这是个奇幻世界的设定,同时对自己的便宜父皇深表同情。

  小樊子也相当同情:“听那些老宫人说,皇上刚登基时整日板着一张脸,简直没有半点生气儿,幸好后来山林围猎,无意间救了受伤的皇后,之后又有了殿下您,他才渐渐从当初的阴影里走出来。”

  萧夕禾叹了声气,刚要感慨两句,远方突然传来野兽的嘶吼,吓得她一个哆嗦。

  “不怕不怕,狼妖在捕妖笼里呢,不会跑出来的!”小樊子赶紧安慰。

  萧夕禾扯了一下唇角:“这是那只狼妖叫的?”

  小樊子点了点头。

  萧夕禾咽了下口水:“行吧……也挺吓人的。”

  小樊子笑了一声:“殿下醒了这么久一口水还没喝,奴才叫人送盏甜羹来吧。”

  萧夕禾点了点头,小樊子便立刻去了门口,吩咐人去御膳房传膳。

  “记住了,不要太甜,多放些麦仁,殿下口味挑剔,你们也是知道的。”小樊子再三叮嘱。

  宫人连连称是,小樊子这才要回去陪着萧夕禾,结果还未转身,便听到一声轻笑。

  在宫里当差多年,只一声笑他便听出是谁了,顿时黑了脸:“许总管怎么有空来了?”

  “几日不见,林总管拍马屁的本事是越来越强了啊。”来人调侃。

  小樊子看到他手中拎着的笼子里,有一只可可爱爱的小肥兔,顿时冷笑一声:“许总管也不遑多让,这是又弄了什么乱七八糟的,想勾着殿下玩物丧志啊?”

  “殿下聪慧机敏,岂是玩物丧志之人,林总管这般说,难道是看不起殿下?”对方抬起狐狸眼,眼底波光流转。

  “你……”小樊子当即要动手,但想到什么又放弃了,“殿下已经睡了,带着你的兔子滚吧。”

  “你刚才不还在给殿下传膳?”来人不悦。

  小樊子抬起下颌:“不能醒了吃?”

  来人也不跟他废话,直接往里走,但走到里间门口时又识趣停下。

  “奴才许如清给殿下请安,”来人不急不缓道,“奴才寻来一只小兔,特意进献给殿下,望殿下有小兔陪伴,能够早日康复。”

  好熟悉的名字,是不是在哪听过?萧夕禾想了半天,确定不认识这个人,但……她想要小兔子。

  许如清似乎也知道她的想法,便将兔子送了进来。

  装兔子的笼子是纯金打造,里头食盒小床应有尽有,还铺了一层厚厚的木屑,小白兔懒洋洋地趴在木屑上,吃两口叶子就歇一下。

  “……可爱。”萧夕禾心都快化了。

  许如清笑得眉眼弯弯,唇角也扬起惑人的弧度。萧夕禾没忍住多看他两眼,突然有一分遗憾……这么帅,却是个太监。

  “殿下,你可以喂它。”许如清递给她一片菜叶。

  萧夕禾立刻接了过来。

  追过来的小樊子看到这一幕,顿时气得牙痒痒,发誓早晚要毒死许如清这厮……连他送的兔子也要毒死。

  萧夕禾玩了会儿兔子,甜羹就送上来了,许如清在小樊子的死亡凝视下识趣离开。

  醒来这么久,萧夕禾早已饥肠辘辘,赶紧到桌边坐下,一脸期待地看着面前精致的甜羹。

  这可是御膳房做的诶,跟现实世界的国宴是一个级别的吧。她激动地喝了一口,然后表情倏然微妙。

  “如何?”小樊子笑问。

  萧夕禾沉默许久,问:“我能借用一下厨房吗?”

  这就是不满意的意思了,小樊子从善如流,直接带她去了御膳房。御膳房的人一看她来了,也赶紧拿出诸多食材。

  萧夕禾看着他们熟练的样子,表情逐渐微妙:“以前的‘我’也经常来?”

  “自然,殿下做饭最好吃了。”小樊子夸奖。

  ……没想到名字一样、长得一样、连爱好都一样。萧夕禾正满心疑惑,突然看到有人端了一盆栗子,顿时被吸引走了全部注意。

  御膳房的厨艺虽然不怎么样,但食材却是应有尽有,萧夕禾边做边吃,等到吃饱出来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

  她轻呼一口气,拎着自己准备的零食走出御膳房,耳边突然炸起一声嘶吼。

  虽然声音是远方传来,但因为动静太大,萧夕禾有一瞬以为是耳边传来的,顿时吓得脖子一缩。

  “修者们要除妖了,待会儿动静会更大,咱们还是先回去吧。”小樊子劝道。

  萧夕禾点了点头,逃一样跑回寝殿,先去给墙角的兔子喂了点吃的,再跑回床上把零食藏到枕下,最后盖紧了被子。

  “殿下,晚上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切莫出门,奴才就在门外候着。”小樊子叮嘱。

  萧夕禾将被角掖得更紧:“放心吧,我绝不出门。”

  话音未落,外头又传来一声嘶吼。

  这次的嘶吼带着愤怒与痛苦,听得萧夕禾心肝直颤。小樊子见状心疼不已,一边暗暗咒骂那只狼妖快点死,一边帮她将床幔放下,把床围得严严实实。

  “这样就不怕了。”他说。

  萧夕禾看一眼四周不透明的‘蚊帐’,果然觉得好了很多。

  知道她休息时不喜欢有人守在旁边,小樊子便带着所有宫人去了门外,顺便帮她将门关上了。

  寝殿里静悄悄,偶尔传来一声凄戾的嘶吼,萧夕禾默默将被子盖过头顶,一边紧张一边好奇,还不忘默默叮嘱自己:“不要好奇不要好奇,好奇心害死猫,恐怖片里第一个死的都是好奇鬼……”

  随着念叨的越来越频繁,她的好奇心总算消失了。萧夕禾长舒一口气,正要安心睡觉时,远方突然爆发一阵巨大的声响,其间还伴随着惨叫与怒吼。

  这是怎么了?萧夕禾心惊胆战地睁大眼睛,下一瞬便听到动静离自己越来越近。

  不、不是吧……她紧张地坐起来,正犹豫要不要去看看时,窗户突然发出哐当一声,接着一阵带着血腥气的风吹来,等她回过神时,床上已经多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,正用看死人的眼神盯着她。

  “保护公主殿下!尽快找出狼妖!”

  虽然床被不透明的幔帐围着,但萧夕禾还是清楚地听到房门被踹开、一大群人涌了进来。她下意识就要呼救,男人却突然将她压在床上,一只手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  他的指甲……好长,似乎……掐进了……肉里。

  萧夕禾面露痛色,吓得大气都不敢出,偏偏在看到男人毛绒绒的耳朵时,不着边际地想到一个问题——

  艹,被狼妖抓了,会得狂犬病吗?

  没等她想清楚,禁军统领便已经冲进里间,伸手便要去掀床帐:“殿下!”

  男人眼神一暗,萧夕禾脖子上的指甲立刻又往里一分,她只能匆忙开口:“别过来,我没穿衣服!”

  禁军统领抓住床帐的手一僵。

  “……怎么了?”萧夕禾故作镇定。

  禁军统领听她语气正常,顿时松了口气,退后几步才道:“狼妖逃了,卑职等人正在全力抓捕。”

  “我刚才……”脖子上的手又紧一分,跟个铁钳一样叫人窒息,萧夕禾只能尽快说,“刚才听到动静了,好像朝父皇那边去了。”

  禁军统领一听晨帝可能有难,连忙带人去追,同时还不忘留下一群人保护萧夕禾寝殿。

  “殿下不喜屋里有人守着,你们守在外头便好,切勿让殿下遭受半点危险!”

  萧夕禾:“……”谢谢您嘞。

  托禁军统领的福,现在寝殿里就只剩下萧夕禾跟……狼妖了。

  萧夕禾感觉到脖子上的手越来越用力,趁没被掐死之前赶紧安抚:“你别杀我,我能送你离开这里!”

  男人死死盯着她,显然不信她的话。

  “你相信我,我真的可以呕……”萧夕禾被掐得想吐。

  窒息感越来越重,萧夕禾涨红了脸,昏昏沉沉中对上他溅了血略显邪性的眼眸,突然意识到一件事——

  他在故意折磨她。

  ……估计是刚才听到了她的身份,才会延长她死亡的过程吧,真是好俊俏的一张脸,好歹毒的一颗心。没想到她刚重获新生,不到半天就要死了。

  萧夕禾嘴里发不出半点声音,只能无声地挣扎,两只脚乱蹬时无意间碰到他的尾巴,触感竟然还不错。

  ……都这种时候了,她竟然还能走神。萧夕禾无言地去拽他的手,却不小心蹭开了枕头,藏起来的烤栗子骨碌碌滚了出来。

  男人鼻子动了动,突然停下了动作。

  萧夕禾得以喘息,剧烈咳嗽的同时泪眼朦胧地看向他,便看到他正盯着栗子看。

  小樊子好像说过,他很贪吃。

  萧夕禾试探地拿起一颗栗子,小心翼翼开口:“这个栗子抹了油和糖,没用明火烤,很香的。”

  ……这句话她以前是不是也跟其他人说过,为什么感觉这么熟悉?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33bqg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33bqg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